湖州师范学院学报

2019, (03) 61-67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《包法利夫人》艺术拯救与自性受难的悖论
The Paradox of Art Saving and Self-sacrifice in Madame Bovary

李葛送;

摘要(Abstract):

《包法利夫人》描述了一个克勤克俭、履行"天职"医生的毁灭,与资本主义新教伦理相违背,坍塌了第二帝国的蜃楼;这个积极向上的家毁于一个天主教蕴养的教徒之手,将历史帷幔掩盖下的伤痕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,抚昔思今,戳到了法国时代的痛点。福楼拜被送上法庭,正如洞穴里的奴隶杀死解救他们的前同伴一样,也正如爱玛的自杀,只是爱玛将因明白家园失去的恐惧而愤怒的报复行动加诸自身。《包法利夫人》将历史的本真呈现在沉醉于第二帝国幻想中的民众面前,企图通过艺术书写疗治社会的创伤,拯救世界的沦落,遭到反噬。艺术拯救导致自性受难的悖论在于艺术乌托邦噬人怪兽的本性。艺术乌托邦,是艺术不能承受之重,艺术必须祛鬽才能走出被反噬的悖论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《包法利夫人》;福楼拜;艺术乌托邦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安徽师范大学博士科研启动基金“维果茨基艺术心理学研究”资助(2014bsqdjj26)

作者(Authors): 李葛送;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